妙笔阁 > 玄幻魔法 > 正人君子姜太虚 > 第十五章 王玄谟前来受罚

第十五章 王玄谟前来受罚(1 / 1)

今天,真是充实的一天啊。

姜赢觉得自己得好好消化一下今天的所见所闻,信息量太多了,完全颠覆了他对原有世界的认知。

真灵状态大概还能坚持半个月,在这之前,先抽出几天时间好好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然后在找寻正式复生的合适载体。

姜赢和京橘刚回到紫禁城御花园,就看到了王玄谟正站在菩提树下。

那身影,很佝偻……

此时,周围还有几只猫正死死盯着王玄谟的身影,似乎是在盯梢。

这些守家的猫咪对于一切闯入领地的陌生人,有着极强的警惕心。

要不是打不过,早就将王玄谟给撵出去了。

有心无力,这不是态度问题,这是能力问题。

这老小子又来干什么?

一人一猫心中浮现这个问题。

“小辈,你又来干什么?”

京橘从姜赢肩膀跳下,一跃而起,落在了菩提树树枝上,盯着王玄谟眼神有些不善。

可恶的人类,又要来打扰她和自家主子的亲密时光!

一次也就算了,还敢来第二次,而且才时隔一天,这是在找抽呢啊!?

王玄谟面对京橘的咄咄逼人,露出有些尴尬的神情。

他也不想的,但今天发生的事情,总是必须来这一趟。

“行了橘子,人家是来找我的。”姜赢开口,吸引了王玄谟的注意力后,迎着他的目光,开口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师尊,您回来了啊。”

姜赢:“……”

京橘怒道:“你又乱叫!胡乱攀什么亲戚呢!”

姜赢摆了摆手,平静的说:“算了,他能将兵戈神诀修行到这种境界,性格就这样,改不了。”

修行功法大多有适配性,越是极端越如此,要么是对心性有要求,要么就是对体质有要求。

类似兵戈神诀这一款功法,入门门槛其实并不高,但修为的增长条件很苛刻,需要在战场凭借血气辅修,然后还有一点,非性格耿直之辈虽在战场中进展仍旧神速,却上限不高,根本没有机会修行至二品,更别说摸到一品门槛。

王玄谟就属于非常契合兵戈神诀的那一类修士,无论是心性还是体质都非常搭,这也是这老小子能在四十岁前就成为二品的原因。

姜赢也一样,不同的每一世都会根据自己的新生体质去选择功法道路,正确的道路事半功倍,错误的道路事倍功半。

过去的岁月里,姜赢也曾经见过几个将兵戈神诀修行到极高境界的人,甚至还有凭借兵哥神诀问鼎一品之上,无一例外,都是王玄谟这种性格,一根筋,认死理。

但是兵戈神诀的弊端也清清楚楚摆在那里,那就是一旦世上无战事,那么修行兵戈神诀的修士就会陷入困境,不得寸进。

姜赢所创奉兵术,当年主要也是为了帮着一位也修行了兵戈神诀的人解决这个问题,可惜当他创出奉兵术时,那个人已经死了。

至于他为什么不将奉兵术传出去……

兵戈神诀其实真的不是什么神秘莫测的功法,初创者虽然是华夏修士,但历经多年,其实外族也早就掌握了兵戈神诀。

兵戈神诀限制太多,外泄不要紧,但如果可以完美搭配兵戈神诀辅修的奉兵术落入外族手中,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这是一门可以改变战局的功法。

说实话,论性格耿直之辈,外族显然会更多。

王玄谟忽然跪倒在了姜赢的面前,竟是直接来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师徒大礼。

姜赢迅速往一旁躲开,避开了这一拜,同时开口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人一旦活得久了,自然就会知道被别人拜其实多半没好事,以前他也有过被别人拜着求过事,但每次都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尤其越是位高权重者,越是如此,而且一般开口求人的人一旦得手,就会没脸没皮的求助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直至把人榨干。

最典型的,莫过于一个叫做武则天的女人……

姜赢现在养成一种习惯,帮不帮人全凭自己的喜好。

王玄谟怀揣一脸真挚的感恩之情,开口说道:“师尊,谢谢您!”

“你指的是奉兵术吧,看来你有好好修炼,”姜赢说完,停顿了一下,轻声说:“你先站起来吧,我不喜欢被人仰望。”

仰望,那是死亡的角度。

被凝视的人微微低头,再瘦双下巴也显露无疑。

“师尊,我此番前来,主要是为了感谢您在我们处于绝境之时,给我们带来了一线生机。”王玄谟话说的文绉绉的,耿直不代表没文化。

“我们?”

姜赢发现了王玄谟言语中奇怪之处,【我们】所指的是复数,而他只给了王玄谟一个人功法,所以说,王玄谟将奉兵术教给了其他同样学习过兵戈神诀的同伴了吗?

盛世修行多平和,乱世修行多极端。

这个时代还有不少人修行兵戈神诀,看来这个世道也曾经有过一段充满纷争的过去。

“师尊,我将您的功法传出去了,请您责罚!”

姜赢还在想事情,突然听到了王玄谟的喊话,再看过去时,发现这老小子不仅跪着,还给他磕头了。

姜赢:“……”

他转头疑惑看向京橘,眼神询问:现在的人都这么重规矩的吗?

虽然他活了两千多年,确实也称得上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前辈,但不至于这样吧……

京橘提醒道:“主子,这小子私传你给的功法,是要让你处置他呢。”

“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奉兵术可是主子你花了好几年时间,呕心沥血,废寝忘食辛苦研究出来的,他自己学了也就算了,居然还传出去了,主子,你可得好好收拾他一顿!”

王玄谟听到这话,脸上顿时充满歉意。

“我该怎么责罚?”

姜赢对此没什么经验,说到底他也不曾开山门创建宗派,极少收过徒传授过功法,不曾出现过这种情况。

正如他自己所说过的那样,黑发人送走白发人,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所以,他一直避免再次出现那样的情况出现,但赠送功法则是另一回事,没有什么羁绊,不会因为对方死去而有悲愁情绪。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姜赢好奇问道:“你都将功法送给谁了?”

“当年和我一起征战的一帮老战友,老兄弟……”

王玄谟说到这里,神情带着些许怀念。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