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往事(1 / 1)

姜赢摸了摸京橘的脑袋,轻笑道:“总是让你久等了,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我向你保证,不会再像上次一样轻易就死掉了。”

京橘:“所以,主子你昨晚将奉兵术给送出去了。”

姜赢就知道小橘子能懂他的心思,点了点头,笑着说:“法虽不可轻传,但能够肩负镇守紫禁秘境,怎么着都是此世的高官将领,实权人物。兵戈神诀想要有所建树,甚至大成,一定得是心思率直的性情之辈,这种人予他一份恩情,他会记住一辈子。”

姜赢说到这里,仿佛想起了曾经有一个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小乞丐,眼神深处带着缅怀之色,呢喃说道:“我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

“还是主子考虑的周全,咱们确实需要一些好用的帮手,可不能再重蹈覆辙天启大战那样的事情了。”

京橘心领神会,仿佛也回想起了当年天启大战中,针对姜赢那场有计划的围杀,骤然咬紧牙关,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当时我和臭狐狸都没有离开你的身边,去镇压什么狗屁的荒神山秘境,主子你也不会死了!”

天启大战……

姜赢闻言,神情稍微恍惚了一下,开口询问道:“别想太多,当时对方准备充分,你们搀合进来了也没什么用。”

第十七世,他自弘治时期复生,直至天启时已一百余岁,主修仙力术法,肉身老朽却并不影响战力高低,一身战力自始至终都处于最为强横的巅峰时期,单挑谁都不惧,群殴虽然差了点,但千年无数场征战的经验摆在那里,也不是完全不行。

但是在天启那一场大战中,对方的阵实在是太过于豪华了,十九位一品之上境界的强者,还有许多埋伏的高手,最次的都是一品境界,对方为了围杀他,连压箱底的底裤都掏出来了。

如此明显悬殊的差距,连逃跑都没什么机会。

不能说必死无疑,只能说是以姜赢主修体魄及剑术的第七世巅峰状态去迎敌,估计也没有多少生还希望。

所以,哪怕当时京橘和永夜留在身边也没用的,姜赢更为庆幸的是她们当时并不在场。

三人打几十人,顶多就是对方多死几个人,然后他们这边还是会被全灭……

姜赢掌握永生之术,并不惧怕死亡,不过只是再兵解轮回而已,大不了百余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妖魔邪祟虽然寿元比起人类更加漫长,但长生总归不是永生,如果小橘子和永夜战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他会非常难过。

姜赢好奇问道:“我只记得我在临死前使出了真空之界,彻底打杀了王蛇以及梦魇邪主,后面所发生的事情我就没有记忆了。”

仙力仙术,更以大范围大威力杀伤称王称霸,但是在敌人数量太多,没有足够时间空间余地施展仙术的情况下,其实稍显吃亏。

真空之界并非姜赢的最强杀招,只是当时处于京城最为繁华中心,除了敌人以外方圆百里以内更有数十万平民百姓。

真要同归于尽肯定没法子,但姜赢真要是发狠,直接施展出杀伤最大的术法强行带走对方一半顶尖战力,并非毫无可能。

但是那种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数十万条鲜活的生命,其中囊括明朝的大量官员,这数十万人一死,恐怕直接就会导致整个大明分崩离析。

所以,姜赢权在衡利弊之下,最终以承受下了几道致命攻击为代价,选择了施展出了对平民及环境杀伤最小的真空之界,而所导致的结果,他猜测应该能重创对方所有人……

为什么是猜测?

因为真空之界完成的一瞬间,他就死了。

不仅只是因为致命伤,还因为剩下寿元都被术法抽空,用以大幅度增强术法真空之界的杀伤威力!

姜赢猜测虽然只是重创,但估摸着也够那些王八蛋喝一壶,那些家伙至少得躲起来养伤几十年了。

而且京橘和永夜知道后,多半会帮他复仇,打残对方,就是间接保障了京橘和永夜的生命安全。

至于平民……尽量,但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姜赢想知道的就是后面的事情,是否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发展。

京橘开始讲述当初天启一战之后的细节:“我和臭狐狸刚从紫禁秘境回来,看到了战场,却找不到主子你的尸骨和灵魂痕迹,我们最后是动用时光回溯镜术,才搞清楚当时的情况。”

“天启大战中,主子你虽然在临死前弄死了王蛇和梦魇之主那几个老东西,但还是其他的老东西都没死,他们只是被重创了,然后在离开之前对主子你的尸体下了毒手。”

“先是鬼王以灭神枪击碎你的肉身,然后是吠陀那个老秃驴自知活不成了,燃烧自己的寿元,强行打碎了你的武道之意和真灵之魂。”

“还有业魔,他以诅咒之术想要尝试破解主子你的永生之术,虽然结果遭到反噬,直接被削去半边身体,但估计还是起了作用,不然主子你这一次的复生也不会这么慢。”

京橘说起这些事情,语气十分气愤填膺,围杀也就算了,还鞭尸,鞭尸也就算了,还灭魂,狗日的这都不算晚,还进行了诅咒。

姜赢:“这样说来,他们应该没有余力对京城做其他事情了吧?”

“没有,做完这些他们就跑了,明朝大军已经调动,他们要是不走就走不掉了。”

姜赢点了点头,紧接着皱起眉头,道:“毁我尸身并没有什么作用,但灭魂和诅咒确实是可能会有些效果,这应该是为了遏制我的快速复生……如此处心积虑,废了那么大的代价杀我,应该是有更大图谋。”

京橘连连点头:“没错没错,那帮家伙确实认为主子你是他们实行后面计划的最大障碍,所以才千方百计的想要杀了你。”

姜赢深呼吸一口气,说:“我活了十七世,天下修士及妖魔邪祟都知我永生不死,一时之死对于我而言不过是一场长眠。”

“所以说,杀我不是目的,如何让我陷入更长久的沉眠才是目的……”

姜赢的永生之术虽然是现存世中代价最小的永生法,但无论什么永生法都需要付出代价,他的永生法的代价之一——每次复生都是崭新的人生。

除了保存记忆以外,大部分力量都无法得以保存,必须重新修行,而且因为新生体质不可控,往往与前世体质有所差异,因此导致了每一世的修行方向都有所区别。

正如世上没有相同两片树叶,这世上也不会有两幅完全一样的身体。

这其实就是正常的生老病死,而在死亡至复生的这段一切空白的沉眠期,姜赢将其称之为——涅槃期。

这涅槃期时限长短视生前所布置的手段而定,短则几年,长则难说。

前十世,姜赢正因为背负着开万世太平的理想,善用永生之术,每一次都是布置完善,不仅涅槃期非常短暂,每次更是都能得到的修行天赋极高的强悍肉身,并活出了精彩而又充实的一世又一世……

后来,邪魔肃清,华夏统一,世道太平,姜赢越活越没滋没味,对于兵解复生的事情越来越不上心,布置总是草草了事,以至于涅槃期都在几十年左右。

几十年对于他来说极为短暂,一瞬间就过去了,世间变化总是不大。

可是遭人灭肉身,毁武意,碎真灵,诅咒克术,这涅槃期直接就是几百年……

数百年就不一样了,人类的寿命才多少?几百年期间至少是十几代人过去了,天晓得世间会发生多大的变化。

何况,他的死是由别人做局主导,这其中要说他们没有后续动作,不信。

“当时参与围杀我的对手中,有妖有魔有鬼有怪也有人,妖魔邪崇暂且不说,就算是同为人类,从古至今也有许多人想要杀死我……”

姜赢认真的思考,分析道:“大部分的人贪图我所掌握的永生之术,而有人所图谋的是改朝换代,但在天启中想杀我的那些人大部分是外族修士。”

“外族联合妖魔邪祟,这种事我也经历过很多次了,基本上他们所图谋的都是改朝换代。”

“外族和妖魔邪祟的联合会各取所需,妖魔邪祟贪图华夏大地更为浓郁的天地元气,外族则贪图华夏更为富饶的土地,两者都贪华夏大地更加优渥的生存环境。”

姜赢说到了这里,言语冰冷,杀心骤起。

每当外族侵占了华夏大地,就会任由助纣为虐的妖魔邪祟占据名山大泽,洞天福地,甚至外族当权者会对妖魔邪祟为祸人间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是华夏正统的文明不会有这种做法,因为自大秦铸九鼎修长城那一刻起,就在所有华夏人心中刻下【命由己,不由妖魔】的信念。

若是自家人的窝里斗的改朝换代,姜赢从不会插手,但若外族入侵,除非正巧碰到他处于复生前的涅槃期,不然他所活着的时代,没有外族能够绕的过他这一关。

京橘连连鼓掌,对于自家主子的聪明才智,表现出了脑残粉的狂热。

最新小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