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玄幻魔法 > 正人君子姜太虚 > 第三章 我只收过女徒弟

第三章 我只收过女徒弟(1 / 1)

姜赢。

这两个字仿佛自带某种无与伦比的力量,王玄谟瞳孔瞬间急剧一缩,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脱口而出:“太虚帝君!?”

王玄谟不由得不震惊,只因自报家门的青年名讳,实在惊人。

在华夏修行界数千年的历史中曾诞生过许多的传奇人物,而细数其中最为耀眼的存在,这位太虚帝君必然占据一席之地,甚至由于太过于不可思议的传奇事迹,一度被许多后代修行者认为是古人杜撰的虚假人物。

姜赢,字太虚。

生卒不详,只知他的传奇始于春秋,终于明朝,又被称作春秋老怪,有关于他的历史记载,长达两千年。

在这漫长的两千年岁月中,太虚帝君姜赢流传于世上的传说中,几乎全是让人后世修行者惊叹膜拜的事迹。

春秋时期清扫中原,灭杀无数妖魔邪祟。

大漠绞杀异族,斩荒原龙脉,灭匈奴气数。

秦末汉初时逢魔宫秘境爆发魔患,以一己之力镇压三十载!

汉武帝时期,一人一剑入江湖,再次荡尽人间妖邪!

三国时期,构建东海龙宫秘境,驱赶三十万海族妖魔尽入其中。

隋唐时期,以惊天术法改逆天象,换华夏大地十五年风调雨顺。

北宋时期……空手单挑手持神器的真武龙虎两大山主!

诸如此类的事迹,一桩桩一件件,尽显人类修士最为极致的实力,堪称修行界当之无愧的天花板!

如果说修行界最神秘的传承是鬼谷,那么最神秘的个体修者,必定是太虚帝君姜赢。

每一次太虚帝君的现世,必定会以绝对无敌的强大姿态,力压天下众生,毫无疑问被称之为当世最强!

至于为什么姜赢能活那么久,那么强……据说这一位掌握着天下间副作用最小的长生之术!!!

或是兵解转世之法,或是真灵不死不灭的轮回之术……

现在看来,每一次太虚帝君在干出惊世事迹之后就会彻底销声匿迹,然后在间隔一段时间后才会重现人间,大概率就是长生的弊端!

依旧是正常的生老病死,虽然能够保存记忆,但是死而复生需要一个过程,或许,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王玄谟在心中如此猜测。

现世的修士很少有人知道太虚帝君,一是因为有很多人不相信这么荒诞的传说,主要是不信有人类修士能活破一百八十年的天之限。

二是因为清朝销毁了大量有关于太虚帝君姜赢的历史痕迹,仅剩为数不多的记载要么在各大修行大派山门之中,要么在国家文库,凡间流传甚少。

只有像他王玄谟这种境界再难突破的修士,孜孜不倦的从各种古籍之中寻找更进一步的可能性,才会知道古时真的有太虚帝君姜赢这么一号惊天地泣鬼神的传奇人物!

当然,要不是亲眼目睹,多半还是会在心里打一个问号。

“您真的是太虚帝君!?”

王玄谟虽然确定太虚帝君是在历史中真实存在的修士,但依旧怀疑眼前青年的身份。

对方的长相有点太过于年轻,和王玄谟心目中高人形象有些格格不入。

高人嘛,岁数大了,胡须不比别人长点,白点,头发不比别人稀疏点,那怎么能称之为高人。

但瞧瞧对方一头乌黑长发,王玄谟看着大为羡慕。

“还有人敢假扮我?”

姜赢疑惑道:“我记得在第十世的时候,我用剩余寿命下了一个诅咒,谁要是敢假扮我的身份,就要承担我的诅咒,轻者气运遭削,命途坎坷,重者经脉尽断,修为皆废,甚至会惨遭不测。”

“……”

王玄谟并不怀疑这是假话,虽然他也没听说过这种怪事,也没有听说过世上还有这么一种稀奇古怪的术法。

但是术之尽头,万般皆可,如果对方真是太虚帝君姜赢,或许真的有能力施展这样的诡异术法。

而且,古籍记载中这位的性格确实相当古怪。

姜赢盯着王玄谟看了一会,随后轻声说道:“你修的是兵卒之法兵戈神决,想要达到你现在的境界,除了天资因素之外,必然还需经历过了许多残酷战役磨炼,于千军万马的战场厮杀中受战火洗礼,才能有如今修为。”

“但你的修为固若金汤,显然有四五十年没有大境界的突破,兵戈神诀虽是古法,在战场环境下进展神速,世间一绝,你在兵戈神诀的主道上并未练岔,导致这种情况多半现在处于盛世,没有多少大型战事可以给你提供更进一步的机会。”

王玄谟听到对方一字一句将自己的功法底细清清楚楚叙述而出,如雷灌顶,惊到无可复加!

这等眼光,这等见识,就算对方不是太虚帝君,那肯定也曾是一位问鼎过至高无上境界的巅峰强者!!!

此刻,王玄谟心中已经完全相信对方就是那位千古无双的太虚帝君,只因这等强者,必然自有一份发自骨子里的骄傲,不屑冒充他人名讳行事!!!

王玄谟浑身轻微颤抖,双手作揖,弯腰,恭敬开口道:“晚辈王玄谟,烦请太虚帝君指点迷津!”

“别那么喊,听着怪怪的。”

姜赢笑着说:“你可以喊我名字,姜赢或者是姜太虚都行,我不介意的。”

王玄谟张了张嘴,最终没敢真这么开口。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披着年轻皮囊不知活了多少年老怪物,一声前辈理所应当,但直呼其名,还是在厚着脸皮求人指点的情况下,有点不太讲江湖规矩。

姜赢笑了笑,也不强求,随即说道:“指点迷津谈不上,但修士之间互相交流修行心得是可以的。”

“我这里有一门养兵功法,洞庭可藏兵戈,化见血兵刃之气为己用,于细枝末节上可见真功,虽是自身真气养兵的法门,却也是可以辅修兵戈神诀的上乘法门,这门功法名为奉兵术,你且听清楚……”

姜赢将一门早年自创的养兵之法细细阐述,担心王玄谟听不懂,还将细节诀窍掰开了揉碎了,详细解说。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王玄谟听着对方所传授的养兵功法奉兵术,中正平和,神妙异常,只觉得醍醐灌顶,心有所悟,数十年来坚固不可动摇的瓶颈竟然有了一丝松动。

才初闻神功,还未正式修行,就有这种现象,若是正式修行,大概真的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一个活了两千多年的传奇说自己不介意被直呼其名,还慷慨的授他一门一等一的神妙法门,助他突破!

这等心胸,这等气魄,无法形容!!!

王玄谟感动至极,猛然双膝跪倒在地,以古代师徒之礼拜服于前:“前辈,不……师尊,师尊绶道之恩,如同再造,弟子王玄谟愿以弟子礼奉前辈为师!”

“你这……有点隆重了,别喊我师尊,我不收徒弟。”

王玄谟却认真的说:“不,师尊,徒弟已困举世境界多年,若再无突破,恐寿元无多,大限将至,如今得您传业授道添一捧薪柴之恩,此恩深重宛如山海,就算是以师徒之礼相待,毫不为过!”

“我说了你别喊我师尊。”

姜赢一脸无语的说道:“你就算是突破了一品之上,顶多也就再活几十年,黑发人送白发人这种事情,我一向不做。”

王玄谟摸了摸自己的一顶还未尽数凋零的白头发,郑重说道:“徒弟明天就去把头发给染黑喽!”

姜赢:“……”

你就是把全身毛都剃了,你还是改变不了你是个糟老头子的事实啊!

姜赢继续说道:“你是个男的,我只收过女徒弟。”

“我……”

王玄谟瞥了一眼自己的裤裆,这个跟了自己百载岁月的好兄弟,他还是没能说出那句立刻马上将它割舍的狠话。

“师尊,紫禁城风大,徒弟在京城有一清净院落,不如您老随徒弟移步到小院居住,也好让徒弟照顾师傅的衣食住行。”

王玄谟虽然不割,但自觉对方就算不答应自己也应该认这个恩情,只要他心中有师,不管对方认不认自己这个徒弟都一样。

用当下最时髦的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我爱你是我的事,与你无瓜!

姜赢眼角直抽搐,心中暗想:就你这老胳膊老腿,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

他这漫长的人生之中,见过不少这种直肠子的人,但是这么老的还是第一个。

一般来说,像是修行到王玄谟这种修为水平的人,哪怕受人指点,也不会轻易开口要拜师。

只能说不愧是能够将兵戈神诀修行至大成的人,性格果然是相当的耿直。

“我一真灵之身,不需要别人来照顾我的衣食住行。”

姜赢一说完,又继续道:“我暂时还得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走不开,你要是有什么修行上的问题,可以来这里来找我,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收你为徒。”

京橘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见王玄谟还打算纠缠,还打算破坏他们的两人世界,立刻没好气的说:“你这小辈烦不烦啊,我们说了不想跟你走,你还烦,信不信抽你!?”

王玄谟听到人家都这么说了,只能讪笑着点头,然后离去。

“这个家伙都还没回答我,这是过了多少年了……”

姜赢注视王玄谟离开的背影,然后又看向了天边遥远的皎洁明月,许久,缓缓说道。

“这明月星辰,好像暗淡了不少。”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