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 第21章 喝了一口糖浆,喂她

第21章 喝了一口糖浆,喂她(1 / 1)

十几分钟后,南媛洗漱完出来。

她从脏衣篓里把昨天穿过的衣服捡起来重新套上。

“宝宝,走吧。”

阿诺皱了皱小眉头,没有抗拒,但很不情愿。

母子俩手牵着手,刚走出房间,就被一堵厚实的胸墙给堵住了。

男人身上,淡淡的ck香水味,像是维提味香草味,和阳光浸润下檀木味道的混合。

他人高马大,胸膛很结实。

南媛的脑袋撞了上去,便被他一把揽住了小腰。

“这么着急,想去哪?”

他的声音沉沉的,带着一丝凛然。

南媛抬起一双水盈盈的眸子,眼里潋滟着柔光:“我说过,我和孩子都不会来靳家住。”

“那可由不得你。”靳北哲冷哼了一声,“你能不能在幻影转正,光靠实力还不够,懂么?”

南媛激动地抬眼,柔光褪去,带着愤恨:“你的意思是,要给我穿小鞋?故意不让我转正?”

“看你表现。”靳北哲缓缓吐出这几个字,黢黑的眸子里暗如深渊。

南媛气到攥紧拳头,死死地咬紧唇瓣。

她的感冒还没好,嗓子有些干痒,忍不住就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靳北哲见状,紧张地扼住了她的手,回头吩咐佣人:“把小少爷带下去吃早点。”

“是。”佣人领命,过来牵阿诺。

阿诺犹豫了片刻,还是乖乖地离开。

他知道妈咪还爱着渣爹,作为他们的宝贝,他得坚定地助攻才行。

“爹地,我去楼下等你和妈咪一起吃早餐好不好?”

小家伙扬起了脑袋,一脸的天真烂漫。

靳北哲闻言,心情大好,应道:“好,等爸爸监督你妈妈吃完药。”

-

卧室里,南媛和他保持距离。

靳北哲径直朝床头柜走去,把上面的糖浆拿起来。

手握糖浆,来到南媛面前。

他把糖浆倒在盖子上,递给她:“吃药。”

南媛别过头去,不想跟他讲话。

她真的好累。

生活已经把她压得好累好累了,为什么他还要一直这样强迫她?

凤敏逼她离开。

他逼她留下。

这是两个对立的命题。

而她,却被迫要在这两者中选其一。

可凤敏和靳北哲,都是两个强大的存在,以她现在的实力,谁都抗拒不得。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根弹簧,两头都在拉着她,而且两头的力量都越来越大,她随时可能绷不住,‘啪’,断了!

“靳北哲,算我求你,放过我吧?”

南媛很无力,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造成激素紊乱。

她现在觉得心里头憋了一口气,堵得慌。

靳北哲拿糖浆的手一僵,眉头顿时深拧了起来。

想到她昨晚生病时说过的话,和现在的话,简直判若两人。

“南媛,我不喜欢别人忤逆我,包括你。”

他耐着性子,想要她把药喝下。

南媛却固执着,想要用拒绝吃药来惹怒他。

“你不喜欢被人忤逆,刚好,我也不喜欢被人强迫。靳北哲,咱们性格不合,勉强在一起互相折磨,有意思吗?”

她直勾勾地看着他,眼里的晶莹,像是要溢出来般。

靳北哲冷沉着脸,态度瞬间凛然起来:“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昨晚我说了什么,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现在我很清醒,靳北哲,我不想嫁给你,我不想待在靳家,这个答案,还不够明确么?”

善变的女人!

虚伪的女人!

靳北哲恼了,眼里像淬了毒一般,猩红一片。

他把糖浆拿起,送到嘴边,含在嘴里。

不容分说,把盖子和手里的糖浆瓶往旁边一扔。

甜腻棕色的糖浆,瞬间染脏了白色的羊绒地毯。

他强势地靠近南媛,扼住她的脑袋,吻上了她。

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把糖浆喝了下去。

甜腻腻的感觉,温热的液体滑过喉咙里。

伴随着男人凛冽的气息,南媛被呛到不停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

靳北哲松开了手,眼神很霸道。

他绷着脸,将她的下巴高高抬起:“南媛,以后你再忤逆我,我就用强!我说过,在我对你没觉得腻之前,你只能受着!这是你四年前背叛我的代价!”

说完这话,他把手拿开,决绝地转身。

看着他威严冷峻的背影,南媛揪住了自己的衣角。

心里像是被棒槌一下接一下地敲打,让她疼得厉害。

她好难,真的觉得好难。

到底要怎样,她才能逃离如今的现状?

她没有太高的要求,只要母亲的病能治好,只要阿诺健健康康,其他的,她真的不奢求。

-

几分钟后,她把糖浆瓶捡起,将羊绒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

下楼时,靳北哲早就不在了。

餐厅里,阿诺一个人乖乖地等待。

直到看到南媛,才高兴地晃了晃小手。

她正要朝阿诺走去的时候,凤敏从一旁走了过来,冲她淡淡道:“你跟我来花房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说完,便冲阿诺微微一笑,慈祥道:“孩子,你先自己吃饭,奶奶跟你妈妈有点事要聊。”

“哦。”阿诺点点头,抿了抿小嘴。

很快,南媛便跟在凤敏的身后,来到了玻璃花房。

凤敏双手交叠抱臂,趾高气扬地停下脚步。

淡扫了南媛一眼,这才道:“既然北哲让你留下来,那你就答应他。恋爱和婚姻是两码事,有些人恋爱期间很甜蜜,结婚后就一地鸡毛了。你不让他感受这样一地鸡毛的生活,他是不会死心的。”

“伯母,你不觉得这样做,对我来说很残忍么?要我走的人是你,要我留的人也是你,我是任凭你摆布的棋子么?”南媛的声音不高,可却很激动。

凤敏瞥了她一眼,很淡漠:“四年前,你想高攀北哲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北哲很快会成为全国,乃至全球首富,难不成你要让他顶着一个丈母娘坐过台的臭名招摇过市么?你想过你妈的身份,会给他,以及整个靳氏带来多大的困扰吗?”

凤敏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很诛心。

南媛已经被这样的话摧毁的无力反抗。

她苦笑了一下,疲惫不堪地妥协,“好,我可以答应留下,但我有一个条件。”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