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 第15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第15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嘛(1 / 1)

出租屋很小,所以浴室里哗啦啦的水流声,南媛坐在客厅里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她靠在沙发上发呆,想着待会要怎么跟靳北哲相处。

他们已经是夫妻,做什么事都是合情合理的。

她真的怕自己陷入他的温柔乡里,最后像四年前一样,落个遍体鳞伤。

这四年,她好不容易克制自己不去想他,她都已经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

如今重蹈覆辙,结局会是怎样,她很清楚。

两败俱伤,甚至比四年前伤地还重。

正当南媛纠结,苦闷到有些头疼时,门铃响了。

这么晚,会是谁呢?

她站到猫眼后面,看清楚外面是谁后,这才把门打开。

靳言站在门口,仰着脑袋东张西望,一脸的不可置信。

“抱歉抱歉,南……太太,我把爷的衣服送过来了。”靳言嘴巴停顿了一下,急忙改口。

南媛挺不习惯这个称呼的,扁了扁嘴,把两个大袋子接过来:“进来喝口水吧?”

靳言笑了笑,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哗啦啦水流声,急忙摆了摆手:“不了不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可不敢打扰。”

南媛闻言,面颊‘唰’地一下就红了:“那……不送。”

“唉,不用送。”靳言客客气气的,抬脚刚想走,想到什么,又停了下来。

南媛正要关门,便被他拦住了。

“太太,我觉得你不像老夫人和心柔小姐说的那样不堪,你要真是爱慕虚荣,成为靳太太,要多少钱没有?”

“如果你有什么苦衷,一定别憋着,跟爷坦白吧,这北城,只有他能护你周全。”

“不好意思,有些多嘴了。”

靳言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小少爷很可爱,我希望他能在一个健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

“晚安,太太。”

“晚安。”

南媛点了点头,静静地目送靳言离开。

靳言这番话,当真是说到了她的心坎里。

是啊,靳北哲在北城手可遮天,只有他才能护他们母子周全啊。

只可惜,想要赶走她的人,从来都不是外人,而是北哲的母亲。

她总不能把一切和盘托出,让他们母子反目吧?

“在想什么?”

南媛咬了咬唇瓣,发呆的时候,一只臂弯圈住了她的腰。

身后飘来她常用洗发水的味道,淡淡的、香香的。

她一回头,便看到男人只裹了一条浴巾,头发湿哒哒的,还在滴水。

水珠沿着他健硕的胸膛流下来,莫名让她心猿意马。

“我去给你拿吹风机……”

南媛赶紧关上门,拎着手里的衣服,便打算去客厅的柜子里拿东西。

靳北哲勾着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忙碌的身影。

找出吹风机,并把他换洗的衣服从袋子里取出来,整整齐齐地叠放在沙发上。

“今晚你睡这里吧,我去给你拿被子。”

南媛放好衣服,抬步便要走。

靳北哲却一把拽住了她,把她拉向了自己的怀里:“很贤惠,家里果然得有个女人才行。”

南媛听到这话,瞬间变了脸:“你别误会,我这是待客之道。既然你非要留下来,我没有赶客的道理。”

“客?”靳北哲皱起了眉头,顿时一脸的不快。

南媛咬了咬唇瓣,把脸别开:“是,我只把你当客人,不速之客,下逐客令都赶不走的那种。”

“南媛!”靳北哲恼了。

他好不容易因为小阿诺而高兴,觉得自己真的误会了这个女人,想要对她好,补偿她。

可看到她这个态度,他真是火大。

他都这样主动示好,这样自降身段,难道她一点都看不出来么?

“我是你丈夫!”

“你说过,玩玩而已,难不成,靳先生入戏太深,搞不清状况了吗?”

“很好!南媛!”

靳北哲气得心口起伏,捏紧拳头,手上的青筋暴起。

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这么犟?怎么就这么喜欢跟他对着干?

“我睡房间,你睡沙发!”靳北哲气得冷哼一声,随手抓起沙发上的衣服,便转身去了房间。

南媛见状,难受地愣在原地,强忍着即将掉下的眼泪。

她又何尝想说那些伤人的话?

每一句话刺痛他的时候,同时也在一寸寸挖她的心啊。

滋滋滋……

南媛收拾好情绪,准备去房间拿被子。

没走两步,她衣兜里的手机便震个不停。

她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四年前离开北城去江城时,她就已经换了江城的号码。

现在她用的这个号,还是江城那个。

除了医院那边,以及公司人事,应该不会有其他人知道她这个手机号吧?

想到这里,南媛把手机接通。

当听到那边尖锐刺耳的声音传来时,她下意识地抬步,朝阳台走去。

“北哲在你那边,对吧?”

“是。”

电话是凤敏打来的,语气挺凶。

“北哲他对你还没彻底死心,我希望你识相点,彻底断了他的念想。你母亲未来三个月的医药费,我已经都给你支付完了,该怎么报恩,不需要我教吧?”

“不需要……”南媛攥紧拳头,长长的指甲陷入掌心,都快要把掌心抠出血。

“还有,北哲他想把你跟那孩子接回靳家,我希望你拒绝!”

“知道。”

“很好!那就看你表现了!”

嘟嘟嘟……

电话那头传来了忙音,每一声都像一把尖刀,扎进南媛的心,把她扎地好疼好疼。

-

一夜辗转反侧,南媛躺在沙发上,彻底失眠了。

靳北哲是真的生气了,一晚上都没出房门。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早早地起来,穿戴好便离开了。

听到关门声的那一刹那,南媛睁开了眼睛,眼泪忍不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只落了一滴泪,她便强忍着拭去,然后起身准备给阿诺做早餐。

“媛媛。”阿诺听到动静,也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

昨晚他太开心了,早早就睡去,还睡地特别沉。

等他睁开眼时,爸爸妈妈居然都不在身边。

“昨晚你和渣爹睡一起了么?”小家伙走过来,煞是认真地问道。

南媛摇了摇头,抚了抚阿诺的脑袋:“宝宝,他真的不是你爸爸,以后不许再缠着他叫爸爸了。”

“哦。”阿诺很聪明,观察到妈咪眼睛红彤彤的,知道妈咪肯定哭过。

他年纪还小,虽然搞不懂大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但他知道,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听妈咪的话,站在妈咪这边。

“行吧,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他,我觉得他没有若离叔叔温柔。”

“也别打你若离叔叔的主意。”南媛嗔怪道。

阿诺撅了撅嘴,做了个鬼脸:“好嘛好嘛,媛媛说什么我都听。”

“这才乖,奖励妈咪的爱心吻一个!”南媛被儿子的懂事治愈,笑得很灿烂。

把小家伙往怀里一揽,便凑过去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小家伙有些傲娇,摸了摸自己的脸:“宝宝饿了。”

“好嘞!你的厨神妈咪现在就去开工!”

南媛三下五除二,很快便把一顿丰盛的早餐做好。

母子俩吃得津津有味,氛围特别好。

吃完饭,洗完碗,南媛便跟儿子告别:“走啦,晚上见。”

“恩啊,去吧去吧。”小家伙很乖,一点都不黏人。

南媛离开出租屋后,挤上公交,便给附近的两家幼儿园园长分别打电话,并约好周六带孩子去面试,商量入学事宜。

等她电话刚挂断,医院那边忽然打来电话。

“南女士么?你母亲这边要做个检查,麻烦你过来一下吧。”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挂断电话后,南媛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看来今天上班,肯定是要迟到了……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