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 第9章 我女人,只能我欺负

第9章 我女人,只能我欺负(1 / 1)

南媛下意识地后退,身体的本能反应,觉得接下来靳北哲会奚落她。

可结果令她很意外。

靳北哲颀长而立,身材高大,且十分威武。

往施诗面前一站,饶是她多酷多飒,瞬间显得黯淡无光,气场全无。

“施总监,我的人,你也敢欺负?”

男人面无表情,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

施诗惊愕地一动不动。

刚刚南媛说丈夫、家族什么的。

难不成,这个女人就是总裁的未婚妻?

不可能啊,总裁的未婚妻,不是南心柔么?

南媛、南心柔……

施诗像是反应过来什么,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莫非,她惹到了总裁的女人?

“总裁,我们幻影工作室可是名牌服装设计公司,南媛穿成这样,严重损坏公司形象。”

“是么?如果我说,她这身衣服是我送的,施总监还有话说么?”

施诗完全傻眼了,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抬眼碰撞上靳北哲那冷冽、毫无温度的眼神时,她便知道,根本没听错。

“无话可说……”低下头,施诗咬了咬下唇,恭敬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低着脑袋,面颊顿时通红。手微微攥着,长长的指甲深陷进掌心。

靳北哲虽然没有骂她,可却比当众羞辱她还严重。

身为金牌工作室的负责人,她在靳北哲这个总裁面前,一直是有一席之地的,却没想到,今天他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故意给她难堪。

南媛身上穿的分明是地摊货,总裁却非要信口雌黄,说是自己送的。

她管教一下新来的下属而已,结果人还没怎么管,就被来了个下马威。

她懂总裁的意思——打狗也要看主人,南媛的主人,便是这靳氏集团最高高在上的存在。

南媛并不清楚施诗在公司的地位,不清楚对方隶属于公司最高层,是公司八法王之一。

她只觉得莫名,诧异靳北哲为什么要维护她?

他不是巴不得她出尽洋相么?

“还想继续丢人现眼么?”

她发呆时,靳北哲已经迈着大步,走到了总裁专属电梯前。

乌泱泱一群人列开道路,等着南媛走过去。

南媛蹙了蹙眉,什么都没说,来到了靳北哲身边。

在电梯打开的瞬间,她猝不及防,被一只强有力的臂弯给带了进去。

她来不及惊呼,身体已经被男人抵到了电梯角落里。

电梯间外,靳言和其他秘书、保镖们,一个个傻了眼,全都伫立在原地不动,不敢上前了。

直到电梯门阖上,南媛才挣扎着,想要逃离出来。

可靳北哲比方才还粗鲁了,大手捏着她精致的下巴,用力摁住,眉尖一扬,似笑非笑起来:“怎么?那么多男的追求你,就没一个舍得给你买身像样的衣服?”

若是前一秒,他当着众人怼施诗,还让她有所感动。

此时此刻,这些感动全化为乌有了。

她就知道,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来说去,还是会说一些羞辱她的难听话。

她懒得去辩解,把脸别开,不想看他。

见她好像还委屈上了,靳北哲勾起嘴角,冷笑了起来:“你难道不知道幻影的规矩?非爱马仕、香奈儿不得入内?”

“一家服装设计公司,为什么要穿别家的设计来彰显尊贵呢?为什么就不能让设计师穿着自己设计的服装来上班呢?”南媛咬了咬唇瓣,想了想,还是决定一吐为快。

她仰起头看靳北哲的时候,狐狸一般魅惑的眼神里,含着坚毅的光芒。

这眼神过于惊艳,衬地她又媚、又冷、又倨傲。

完全不是个没个性的女人,相反,一点不柔弱,很有味道。

靳北哲愣住了,被她反驳的话惊艳到了,更被她此刻的颜值所惊艳。

她就这么直勾勾地瞪着他,嫣红的唇如含苞待放的玫瑰,满是荆棘,危险又迷人。

他的拇指下意识地移到她的唇瓣上,轻轻摩挲着。

下一秒,俯下身,犹如黑夜中的猛兽,猎获到了猎物,狠狠地咬了下去。

南媛丝毫没有心理准备,便感觉到嘴唇上有一股刺痛。

接着,血腥的味道在齿间蔓延。

男人霸道冷冽的气息传来,试图要撬开她的贝齿。

她像固守城池一般,坚决不妥协,死死咬着牙关。

男人攻入不了,并不恼,而是把头抬起,松开了手。

看着自己留在她唇瓣上的杰作,得意地笑了笑:“你说得对,从明天开始,就按你说的办。”

“呃?”南媛懵了,眨了眨美眸,长长的睫毛如蒲扇一般笼罩在脸上,显得楚楚动人。

靳北哲看着她恍惚的样子,还是觉得她不带刺的时候好看。

他在数字‘66’上按了一下,接着,便双手插兜,挪到了电梯的最中间。

漫长的一分多钟,南媛就窝在角落里,哪里都没去。

她舔了舔嘴唇,咸咸的,还有点刺痛。

直到电梯抵达66层,靳北哲打算迈出去的时候,又忽然停了下来。

“晚上去国府一号等我,把自己洗干净点,懂我意思么?”

南媛闻言,脸颊瞬间羞得通红。

她当然懂,这暗示地再明显不过了。

如今他们已然是合法夫妻,做那种事,完完全全合情合理。

只不过,她内心是抗拒的。

她爱靳北哲,但却不希望两人只是肉体上的关系。

可很显然,因为四年前的事,误会已经根深蒂固,他们之间还剩多少爱,她真的一点底都没有。

待电梯重新关上后,南媛才按了‘12’层。

电梯下行的过程中,她开始思考自己和靳北哲的关系。

既然他们已经成为了夫妻,那不如就好好经营这段关系,让阿诺认回亲生父亲,也好认祖归宗。

至于四年前的误会,她可以跟他慢慢解释。

今晚,其实就是一个开始,她可以跟他坦白。

想到这里,南媛心口压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

-

靳北哲走进办公室,脑海里还是南媛那张又媚又冷的脸。

往老板椅上一靠,他按下秘书室的呼叫铃,喊靳言过来。

靳言搭乘另外一辆电梯,下了电梯,便马不停蹄地赶来总裁办公室。

“爷,有什么吩咐?”

“让总裁办给幻影那边发个通知,以后禁止他们工作室的员工穿其他品牌方的衣服,鼓励设计师穿自己原创设计的衣服。”

“是。”靳言微微鞠躬,转身便离开。

这条通知可不是空穴来风,他家爷,这是光明正大给南媛小姐撑腰呢!

“慢着。”靳北哲想到什么,把玩着老板桌上的签字钢笔,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帮我订一束花。”

“什么花?”靳言转过身,上扬的嘴角根本抑制不住。

没人比他更了解靳爷了,外冷内热,刀子嘴豆腐心。

嘴上说要报复南媛小姐,实际上,宠上天还来不及呢!

“红玫瑰。”靳北哲重重地用钢笔敲了敲桌面,犹豫了片刻,又反悔:“香槟玫瑰。”

送红玫瑰太过直白,他可不想让那个女人得意,以为他上赶着追求她。

送香槟玫瑰正合适,他记得她是喜欢这种花的。

“是,那地址送哪?”靳言体己地问道,看破了靳北哲的心意,却不动声色。

靳北哲把钢笔一丢:“国府一号。”

“好的。”靳言点点头,转身离开办公室时,嘴角扬起,都能挂油瓶了。

今晚算是靳爷和南媛小姐的新婚夜,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