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奇怪的妈(1 / 1)

那个人躺在一张破烂的、露出絮子的床垫上,床垫是扔在墙角地上的,病人就像一具干尸般陷在里面,枯瘦如柴,身上清晰地能够看见骨骼的轮廓,那锋利的肩胛骨感觉都快要把薄薄的皮肤都戳破了。

她的皮肤也是溃烂的,粘稠的脓水流在床垫上,床垫大多数地方都被染了色。

这样一个像僵尸的病人,发现我们进来,虚弱的眼皮之中有一道微芒滑过,吓了吴八一一跳。

小胖拉着我的手肘,惊慌地说:“我去,她……她还活着!?”

我此时心情沉重,没回答他。

病人身上打着点滴,似乎是靠这东西维持着生命,那点滴瓶是我见过最大号的,活脱脱一个大水桶,就吊在裸露的房梁上,这点滴里面应该只是普通的葡萄糖,或许有一些镇痛成分,西医我也不是太懂。

你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点滴中的药液进入她皮肤下面之后,血管的涌动,这场面非常触目惊心。

这时,我怀中传来呜呜的哀哭声——阮籍的声音很细微只有我能听见,“她比之前更惨了……为何会这样,她母亲不管她了吗?”

我小声问:“阮先生,她还有母亲?”

阮籍回答:“上次我来的时候,她说是她母亲找的医生,给她打一种叫激素针的东西维持生命。”

激素疗法只是强行让虚弱的器官亢奋起来,属于透支生命活力,她居然靠这个硬撑了这么久?有点不可思议……难道这女孩是天生命硬么?

我观察了一会儿病人的情况,吴八一悄声问我:“不号脉吗?”

我摇摇头,难过地说:“没必要了,你看看她的样子,医药已经没有效力。她现在反而最需要是安乐死,让她不再受这种折磨……”

我环顾四周,“看看这儿的环境有多么恶劣,这个病人被家人遗弃了,像畜牲一样地对待,他们只是希望她安静地死去,不要‘打扰’到任何人!”

我半跪下来,这个已经看不出人样的女孩用眼缝中的光瞥向我,证明她还有微弱的意识。

我轻声说:“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是来帮你的。”

她的神态是很漠然的,也许对她来说,世上的任何东西都无法伤害到她了,死亡反而是种解脱。

我作为大夫,承受力还可以,阮籍却实在受不了了,呜呜地又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为了帮助她,我甚至去求了花萼老祖,可是人家不想理我。”

“啊?”我一阵惊讶,“你跑去找徐庶?”

花萼老祖就是成了仙的徐庶,据说他辞官之后在一个叫花萼山的地方为百姓采药治病,后来得道成仙,此事有县志和道家典籍记载,并且还有对应的庙宇,可信度极高。

老实说,我挺佩服徐庶的,年轻的时候是街溜子,后来好好学习当了几天谋士,然后入了曹营默默地过完一生,又默默地修成了仙,是那种悄悄努力惊艳所有人的典范。

阮籍不甘地说:“明明生前我比花萼老祖的地位要高……唉,结果现在人家根本不搭理我!我也想过去找关二爷,但肯定是求不动,我这个神仙,却要低三下四地求别的神仙,实在是一言难尽!”

我听着,心想他这神仙当得真是又卑微又可怜,这“仙生”太磕碜了,但旁人也不好说啥。

我从怀中掏出一块振灵香点燃,缕缕香气驱散了这屋内混浊的恶气,感觉稍微舒服了些,女孩的眼角闪烁起一丝泪光。

她的气息真的和死人差不多,体内器官已经完全衰竭,可能睡觉翻个身压到心脏人就去了。

我知道我已经无力回天,便轻声地问:“小姑娘,你有什么心愿吗?”

她张张嘴,发不出声音,我令道:“应声虫!”

应声虫跳出来,落到她头上,替她发声,慢吞吞地说:“我想听周节能的歌……”

“哦……没问题。”

我看看吴八一,“你的手机!”

吴八一赶忙掏出手机,找了找,播了一首比较抒情的,女孩借着应声虫开口,“我想听新专辑……”

“不是,这家伙这几年压根也没出新专辑呀!”吴八一为难地说,“那啥,你先听这首吧!”

吴八一想了想,播放了一首《本草纲目》,音乐声在屋内响起,大伙都静静地听着,女孩的嘴角露出笑容,一瞬间我仿佛看见她健康时可爱的容貌。

这时,忽然有人走进来,大声喝斥我们:“你们是谁,为什么闯进别人家?”

吴八一吓得一激灵,赶忙把手机关了,只见一名珠光宝气的微胖中年妇女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两名男护士,中年妇女横眉冷对地看着我们,“鬼鬼祟祟的,是不是想对我女儿做什么!?”

吴八一反应还是很快的,立马赔笑说:“大姐,你误会了,我们是一个社会公益组织,听说您女儿卧病多年,特意来帮忙的。”

“帮忙?”中年妇女狐疑的视线扫过我和吴八一,然后冷冷道:“谢谢,你们可以走了,别在这儿添乱!”

我走上前,“请问,她得了什么病?”

“你谁呀?大夫呀?”

“对,我就是大夫,还有一家诊所。”

中年妇女略显尴尬,边上的一名护士代为回答:“她的病挺复杂的,多器官衰竭加上激素紊乱,免疫系统几乎失灵。”

“啊?”吴八一大惊,“免疫系统失灵,难道是那啥……”

护士摇头,“不是的,不是传染病,就是一种奇怪的器质性衰弱病。”

我问:“有家族病史吗?”

“行了!”中年妇女蹙起眉头,“不用你们在这假慈悲!你们又治不好她,都给我出去!我女儿的病自有我这个当妈的操心,你们不许随便进来了!”

其实我看着这个妇女穿金戴银、神采飞扬,皮肤也保养得极好就感觉十分违和,如果她的生活这么富有,为什么不给女儿换一个好点的环境?

这样肮脏的环境普通人躺几天也会病的呀!

“滚出去!滚出去!别在这儿碍事!不然我报警了!”妇女挥舞双手,不耐烦地说道。

“妈……不要赶他们走……他们是好人……”

角落里传来女孩的声音。

中年妇女竟吓得大惊失色,我也微微一惊,心想,应声虫还在她身上没收回呢。

中年妇女看起来很是讶异:“你……你怎么开口说话了,你没有对外人胡说些什么吧!?”

我一听就警惕起来,这母亲肯定有问题。

“没有,我没有说妈妈的不好,一个字也没有。”女孩借应声虫说道,声音中却透着丝丝怨念。

最新小说: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之长虹惊世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